最新文章

Google Maps 街景服务 出外首选
大热天也会心肌梗塞?看完8张图抢救血管堵塞风险!
学习地球村,中台科技大学与日本东海大学交流活动
  随着网际网路与交通工具的发达,从前无法轻易完成的跨国学术交流已经变成有助学生提升自己的固定活动,
主页 > E再生活 >一个人想要「做自己」,就算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吗? >
一个人想要「做自己」,就算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吗?
浏览量:993    点赞:125    发布时间:2020-06-14    点击: 474次

一个人想要「做自己」,就算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吗?
图片来源:unsplash

每当我在脸书或是公开场合提到「做自己」,就会有人不以为然的质疑。我也觉得疑惑,「自己」到底是什幺样的洪水猛兽?忠于自己就一定会伤害别人吗?为了不伤害别人,我们不能做自己,只好一辈子伪装成另一个人,直到老后,压抑的情绪一股脑爆发开来,愤怒、委屈、怨天尤人,成为一个可悲的老人。所谓「做自己」,就是不再为别人的期待而伪装。

但是,真正的自己,是否符合我的期望?我做了真正的我,能得到别人的接纳与喜爱吗?有时不只是别人,就连我们自己,也会对自身产生期待,如果真正的我,不够完美,不讨人喜欢,又该如何?要接受真正的自己,也是需要勇气的。同时得相信,真实的自己比伪装的那个人更好,更有存在的价值,更加可贵,更值得爱。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为了让自己更好,我们不会任性,不会蛮横无理。我们会更有同理心,更能体贴别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保持个性,能发挥生来就具足的才能与潜力。

三十几年前,我出版了第一本书《海水正蓝》,封底有张作者黑白照,是灯影下的半张脸,似隐若现,这本书畅销之后,读者就有了一个既定印象,觉得我是个长髮披肩、穿着飘逸、感性又浪漫的女作家。

二十几年前我就剪短了头髮,直到现在仍有读者见到我时,露出惊异的表情:「妳不是长头髮吗?」不是,我不是长髮;我不再是年轻女作家;我甚至也不那幺浪漫。读者会不会因为我不是长髮,就觉得我的演讲不值得一听?会不会因为我不如想像中浪漫,就觉得我的书不值得一读?迄今,这样的事还没发生过。我的短髮已成为个人风格了,想飘逸就穿裙子,想帅气就穿裤装,对于做自己这件事,愈来愈有信心。

二○一一年,我被当时的新闻局徵调到香港,担任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做的是推广台港文化交流的工作。刚满五十岁的我,觉得这是个崭新的挑战,便欣然赴任。到香港去的时候是十月,天气渐渐寒凉,我常穿着长靴搭配裙装或裤装。有一位经常陪同我出席活动的祕书,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主任,您的装扮好像应该更正式一点,比较妥当。」
「我哪里不正式了?」
「就是您的鞋子,这样感觉跟穿雨鞋差不多,不太正式。」

我看着自己保养得相当不错,并且常受到讚美的靴子,说不出话来。

我再看看祕书的鞋子,典型公务员的淑女款包鞋,于是恍然大悟,我本来就是非典型公务员呀。如果主任的工作需要的是典型公务员,就不会派作家来就任了。既然来的是作家,不就是为了展现个人风格与思维吗?「别担心。」我对祕书说:「靴子是时尚,而且,大家慢慢会习惯的。」当一个人决定做自己之后,做自己的时机就愈来愈多了。

【书籍资讯】
《我辈中人》
一个人想要「做自己」,就算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吗?

上一篇: 下一篇: